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吹风机、吸尘器里怎么玩黑科技?我们跟戴森全球CEO聊了聊

吹风机、吸尘器里怎么玩黑科技?我们跟戴森全球CEO聊了聊

  不管你现在用的是什么吹风机,从去年夏天开始,你大概多多少少都听过或看过戴森吹风机。它以超乎寻常的频率出现美妆博主的公号里,出现在地铁广告里,营造出一种类似 iPhone 刚进入中国时的消费梦幻感。简直太时髦了,这导致它看上去简直不像一台用来吹干头发的机器,而是一样时尚单品。

  说到底,花 2990 元买一台吹风机值不值?我们就这个问题采访了戴森全球 CEO Max Conze。他从 2011 年起担任戴森 CEO,在此期间戴森的收入实现翻倍,新技术方面的投资金额增至 3 倍。戴森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家科研公司,而不是家电企业,尽管它的主打产品是吹风机、吸尘器和风扇。在采访过程中,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拆开的吹风机和吸尘器,比起销售数字,Max Conze 更爱谈论的是戴森研发的马达。

  它在全球各地的办公室极力营造也是 Geek 氛围,在它英国总部园区里悬挂着一台闪电喷气战斗机, 上海办公室的前台旁边,则吊着一台设计款自行车。

  因为科研上的壁垒优势,戴森在市场营销方面的关键词是黑科技。它的产品单价都不低,可以说是同类产品中定价最高的那一档。从被消费者列入心愿单到真正支付下单,戴森在中国市场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吹风机、吸尘器里怎么玩黑科技?我们跟戴森全球CEO聊了聊

  职业经理人 Max Conze 的进入让戴森这家家族企业发展得更快了。

  以下为 36 氪采访实录:

  36 氪:据说戴森有专门研究中国家庭使用习惯的实验室对吗?除了已知的戴森空气净化器之外,这两年戴森还做了哪些动作去满足中国家庭的需求?

  Max Conze:主要有三点:首先我们在英国成立了实验室,专门模仿中国人的居家环境,这样工程师可以有针对性地测试我们的产品;研发所有的新产品时,我们会将技术团队派往中国,这样他们可以和中国消费者一起来看到这些产品在真实的中国家庭中的运行状态。第三,我们即将在上海成立中国创新实验室软件工程中心,这样我们将会在在中国拥有就有了更多本地的工程师,能保证我们能真正了解中国的需求和趋势,并且将这些研究反馈在给我们的产品上。

  比如说我们在研发戴森 Supersonic 的吹风机时发现。,在中国以及整个亚洲,很多消费者希望吹风机吹出的风是柔软顺滑的,我们为此研发一个顺滑风嘴工具,更适合打造直发的造型。而在欧洲很多人都喜欢的是扩散型的适合卷发的风嘴而在欧洲很多人都喜欢的是扩散型、更适合卷发的风嘴。

  再比如我们的吸尘器采用了软木刷头再比如我们最新的真空吸尘器系列采用了软绒滚筒刷头,是因为如果你观察中国和日本的家庭,会发现大部分家庭里家里都是硬地板,需要小心护理,采用软木刷头可以更小心地进行清洁采用软绒刷头效果更好。而欧美家居地面上铺的是地毯大多数家庭地面上铺的是地毯,更适合碳纤维刷头。

  36 氪:戴森在卖产品之前戴森在贩售产品之前,其实负担着教育市场的责任对吗?中国的家庭其实有许多需求还未被满足,戴森是否会在现有的形态之外开发新的产品?

  Max Conze:是的,在我们投资研发之后,还会要投入很多资金来宣传、解释、说明、展示我们的产品展示我们的机器,。比如在天猫旗舰店上,你会发现会有很多视频和图片内容来阐述我们机器的运行原理的产品。正如你所说,我们发现很多中国消费者人都会自己在研究学习在家里使用什么工具最好什么样的机器和配件更适合他的家庭环境,为什么会有室内污染等等,这些个问题确实非常重要。

  至于我们接下来要研发什么产品,请原谅我不能从来不回答这类种问题。一是个是因为,我们研发了很多有很多研发项目正在进行中,算起来有 200 多个项目,我们不知道哪个会先成功成功哪个不会,所以只有当那个项目真正成熟并且上市时我们产品正式发行了才会讨论它。另外,竞争对手们都想知道我们在研发什么,这样他们就能窃取创意然后复制,所以我们对未来的计划一向很低调。不过你看,在这个采访室(戴森中国总部展厅)房间里你所能看到的东西——(指戴森吹风机、吸尘器、空气净化风扇器等)都是这五年内上市发明的。我有信心保证的是,如果五年后你再次来到这间展厅,你将会看到的是满屋子完全不同的新品个房间里还会有更多令人激动的独一无二的新产品。

  36 氪:相比同类产品,戴森的价格属于偏高的那一档,你是否认为中国的消费者已经进行升级到足以接受戴森的高定价产品?

  Max Conze:是的,并且这就是我们必须通过的市场考验。我们的工程师攻破了很多难关来发明新的技术,比如数码马达马达系统、智能连接技术电子等,我们在研发上投入巨大,戴森每周在研发上需要投入 700 万英镑,我们在全球拥有 2000 多名工程师和科学家团队这花了很多钱。,当最后把它们集合起来去形成一个产品时,我们的定价不会低,否则就没有后续投入钱来进行未来的研发。我认为,想当产品已经足够好,这个市场就一定会欢迎我们。尽管目前我们在中国的销量还比较少我们是中国市场的新来者,目前在占有率还比较小,却是在不断成长的增速很快。

吹风机、吸尘器里怎么玩黑科技?我们跟戴森全球CEO聊了聊

  36 氪:很多人把戴森和苹果相提并论,认为这两家公司都是在固有产品的基础上做了非常深度的优化,提高了效率。你自己认同这种看法吗?

  Max Conze:是的,很多人时常会做比较,因为目前世界上专注做好自身产品设计研发的公司并不多很少有公司会只专注于做好一个产品。但是我们不会去比较但是戴森自己不会去比较,我们只专注我们的事。我前面就有提到,其实我们同时在进行 200 个新品的研发项目,但未必都成功。你看到的每台个陈列在这里的机器产品,我们都想做得更好,它背后都有一些缺憾,有一些我们的技术可以更精进的地方还没能达到的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投资开发那么多基础技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投资研发那么多基础技术,因为我们需要研究未来的马达和电池的关键技术,因为我们想解决能源问题——而这是一个大问题。同时我们还在投入研发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软件算法,因为好的硬件一定需要好的软件来运转。

  36 氪:未来会不会有一个 App 可以操控戴森所有的产品,所有的用户数据都会传到同一个中心进行研究?

  Max Conze:是的,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在这么做了。我们有 16 万台戴森的空气净化风扇器连接到戴森自主研发的 Dyson LinkApp,这个数字每个月都在增长,我们会有数据团队来分析这些,去了解人们到底是怎样使用它们的,以及这些机器所在的家庭环境状况。

  同时我们谨慎保护对数据安全也很小心保护,即使我们的智能机器人设备吸尘器的摄像头会拍下家庭里的实时照片,但那些照片不会被传送回来,只有底层代码会传回来。这样做是因为我想百分百保证没有人能通过破解这些机器的连接网络来获取隐私私密信息。戴森想通过掌握利用数据来提高用户的产品体验,而不是通过数据来挣钱。

  36 氪:你认为这种以科研驱动,产品高定价的模式会成为家电业的主流吗?那些以规模化和低价路线起家的家电企业也许在占有足够多的市场份额之后,也想走戴森的路。

  Max Conze:他们很难这么做。你可以去模仿,但是如果真要去做研发,那你必须做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我们有非常长期的研发过程,这是非常非常难做的,我们花了十几年的时间, 七八千万美元来做数码马达这一个产品 2.5 亿英镑来研发数码马达这一个核心技术,只有你能做到这个了,你才能去做后面的事。如果有更多的公司想做真正的创造者,想用技术改变世界的话,这会是好事。但这不适合那些跟风者胆小懦弱的人,因为你会面对很多风险,这并不简单这并不容易应对。

  36 氪:这是因为创始人 James Dyson 自己就是工程师起家吗?

  Max Conze:是的,还有一点是我们是家族企业,不用会考虑当下股票市场的影响,可以放眼更看的是长远的发展,不是当下。创始人 James 个人的特质对公司的长期发展有很大影响,我们之所以冒险也是因为 James 愿意去冒险。我们的公司本身具有有工程师的 DNA,而不是商人的 DNA,这是本质的区别。如果你让工程师来掌管公司,他们会发明非常神奇的技术,让商人来管理公司,则容易走入就会太短视。商人可能他们注重只想做当下今的小生意,而没有未来的大格局。想要走我们这条路,你必须要准备打一场大型战役,必须有耐心。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Tyet » 吹风机、吸尘器里怎么玩黑科技?我们跟戴森全球CEO聊了聊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