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电信诈骗嫌犯揭内幕:“凡是要你给陌生人汇款就是电信诈骗”

记者(左)与看守所内的电信诈骗嫌疑人面对面。楚天都市报图

  他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却因为“来钱快”的诱惑走上了电信诈骗的道路。落网后,高墙内的他悔恨不已。5 月 21 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湖北仙桃市看守所采访电诈嫌疑人杨奇(化名),他以自身经历警示人们:凡是要你给陌生人汇款就是电信诈骗。

  假冒部队领导骗得六万

  今年 50 岁的杨奇是仙桃市长埫口镇扁花村人,他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个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大的在读研究生,他在仙桃做家具,生活虽然不富裕,却也其乐融融。

  今年春节过后,受同乡熊某“搞点新名堂”来钱快的诱惑,杨奇开启了自己“部队领导”的别样人生。

  熊某给了杨奇一本“台词”,杨奇熟记了下来,却见公安机关驻村反诈骗,一直不敢去“开工”。直到 3 月 20 日,两人准备了诈骗用的电话卡、银行卡、手机等作案工具,熊某专门制作了一个出售“扬子江”快餐盒饭的网站。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开始行动了。

  3 月 28 日上午,辽宁营口某宾馆佟老板接到订房电话,一支部队演习要订 15 个房间,住 17 天。3 月 29 日,佟老板再次接到订房确认电话,并让他跟部队后勤“马部长”对接。

  在与“马部长”联系上后,“马部长”称,住佟老板的宾馆没有问题,但是部队人员较多,需要订购盒饭 7400 份,问其能否帮忙订购。而为了“部队人员的安全”,“马部长”提出,他们只要一种名为“扬子江”的快餐米饭。

  面对大客户提出的代购请求,佟老板一口答应下来。而四处寻找,均未发现市面上有“扬子江”的快餐米饭。这时,“马部长”给他出了主意:到网上去找。

  于是,佟老板通过网上搜索找到了“扬子江”快餐米饭的采购电话,询问了价格后,佟老板发现,网上的价格比“马部长”能出的价格便宜不少,想到又能赚到一笔差价,佟老板十分高兴,很爽快地分两次支付了共计 60900 元的购货款。

  没想到,钱汇出去之后,“马部长”的电话已无法接通。

  佟老板事后才知道,这所谓的部队领导“马部长”和网站上出售快餐米饭的老板,就是杨奇和熊某冒充的,而他搜到的“扬子江”快餐米饭的网站,正是熊某制作的。

  高墙内自揭黑幕发忠告

  6 万多元到手后,杨奇把银行卡给了他 60 多岁的哥哥杨敬(化名),杨敬分两次将这 6 万多元取了出来。

  得手后仅仅一天,3 月 30 日晚,仙桃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诈专班联合长埫口派出所、西流河派出所等单位组成抓捕小组,将杨奇、熊某、杨敬等 4 人抓获。

  5 月 21 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长埫口镇扁花村见到了因病取保候审的电诈嫌疑人杨敬。他说,取完钱弟弟给了他 6000 元钱,他当时觉得,这钱肯定来路不正:“帮忙取个钱,给个三两百了不起了,不可能给这么多。我当时以为,他是在照顾我,给我钱看病。”

  杨敬不知道的是,他拿的 6000 元,并不是弟弟在照顾他,而是给取款人的分成,并且按照“行规”,他应该拿 9000 元。5 月 21 日,在仙桃市看守所里,杨奇告诉记者,“行规”给取款人的分成是 15%,“因为我刚干这个没多久,我拉来的人,熊某只给了 10%。”

  在杨奇看来,他们的电信诈骗手段并不高明,刚开始干时,他根本不觉得这样能搞到钱。没想到,从接触佟老板到收到汇来的 6 万余元,总共只用了两天时间;而从他开始从事电信诈骗,到诈骗成功分得近 2 万元,也只花了十天不到的时间;他更没有想到,从诈骗得手到落网,只用了一天的时间。“电信诈骗的手段千千万,最后一步肯定是要你汇款。”杨奇告诉记者,干过电信诈骗后,他感受最深的就是,警方和银行的宣传标语里有一句说得最正确:一切让你给陌生人汇款的,都是电信诈骗。“只要不汇款,就不会上当。”

  不贪小便宜就不会上当

  相对于看守所里的杨奇来说,长埫口镇登甲岭村的田欣(化名)要“幸运”许多。因电信诈骗他被判缓刑,现在,他每个月都要到长埫口镇司法所报到,并接受学习。

  田欣从事的是刮刮卡电信诈骗。原本在武汉做小工的他,被亲戚带到了安徽省蚌埠市,负责接电话“兑奖”,每个月拿 3000 元的固定工资。

  田欣的团伙,共有 6 个人。一部分人负责在外随机扔刮刮卡,如果有人捡到后刮开,就会显示中了一至三等奖,并有兑奖电话。“一等奖是一辆宝马轿车,二等奖是 10 万元现金,三等奖是一台电脑。”

  如果有人打来电话兑奖,田欣就会按照脚本,以手续费、交税等各种理由引诱对方先打钱过来。

  “上当的一般都是 30 到 40 岁的人,这部分人有经济实力,会给我们打钱。”田欣说,团伙内还有人冒充银行工作人员,他们会把受害人的年龄、经济状况等情况摸得很清楚,“要想不上当其实很简单,就是不能贪小便宜。”

  田欣所在的这个 6 人团伙,至今仍有两人在监狱里,“一人被判了 5 年,还有一个被判了 8 年 6 个月”。剩下的 4 人都还在缓刑期内。

  长埫口镇司法所负责人介绍,全镇目前社区矫正的电信诈骗人员有 40 多人。这些人,每个月都需要到司法所报到,平时也要随叫随到,并参与司法部门组织的集中教育学习。

  现在,田欣在长埫口镇从事快递行业,每个月也能赚三四千元,虽然辛苦了许多,但是“心里踏实”,他说,“这辈子都不会再碰这个了”。

  投案自首后心里踏实了

  和田欣一样,落网了反而心里踏实的人还有很多。

  曾祥(化名)于 2016 年 9 月 18 日结束了他两年东躲西藏的日子,当天在长埫口派出所投案自首。他在自首时说,“走出这一步,我终于能睡个踏实觉了。”

  提起参与诈骗,曾祥十分后悔。2013 年 3 月,他一时邪念,参与朱某、李某的诈骗团伙;2013 年 4 月,曾祥分得 5000 元后,忐忑不安地返回老家;2014 年 5 月,朱某、李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得知消息的曾祥离家外出打工,开始了惶惶不可终日的躲逃生活。

  对于那两年的生活,曾祥说得最多的两个字是:心虚。他说,做了违法的事情,虽然还没有被抓到,但是感觉自己已经不是正常人,晚上睡觉听到声响就惊醒,不敢去银行、超市,除了工作吃饭,就躲在简陋的出租房,看到警察、警车躲着走,就怕警察来抓他。

  更煎熬的是,他无颜面对年迈的双亲和读书的女儿。80 多岁的老母亲身患癌症,已到弥留之际,他思念母亲,却不敢回去看望;女儿正在读大学,他也不敢给女儿打电话。曾祥说,这两年他就活在要不要自首的犹豫中,却不敢走出那一步。因为犹豫,他只能躲在黑暗里,举步维艰。

  2016 年 8 月,仙桃市开始展开力度前所未有的打击整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专项行动。悬赏通告铺天盖地地张贴,在曾祥所在的村,已经张贴到户。网络悬赏追逃传播广,关注度高,给亲属带来巨大压力。慑于政策感召和舆论压力,通过市、镇、村干部和公安民警反复到曾祥家里做他父母的工作,曾祥终于不再犹豫,前往长埫口派出所自首。

  遗憾的是,9 月上旬,曾祥的老母亲病逝,未能见儿子最后一面。投案后再想赶回去见面,已是天人永隔。

  在谈到从事电信诈骗的原因时,这些电信诈骗嫌疑人都说,最开始是因为觉得电信诈骗来钱快,而要想来钱快,就需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受骗人打钱,“只要捂紧钱袋子,不给陌生人打款,谁都骗不到你。”

  (原标题:“凡是要你给陌生人汇款就是电信诈骗”;电诈嫌疑人高墙内自揭黑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tYet » 电信诈骗嫌犯揭内幕:“凡是要你给陌生人汇款就是电信诈骗”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欢迎技术交流

我的简介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