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后来的我们》学会了造假

《后来的我们》学会了造假

  本文综合了电影票房和壹娱观察对此的报道。

  《后来的我们》作为一部中低成本的爱情题材电影,凭什么能在上映首日拿到 50% 排片比、近 80% 的分账比,预售票房(超 1 亿)和首日票房(2.8 亿)逼近好莱坞真人电影最高水平?

  答案揭晓——刷票房刷来的。

  昨天(4 月 28 日)晚上开始,就有质疑《后来的我们》票房造假的消息传出。微博账号电影票房表示:

几年前的担忧成真了。只能说不愧是互联网时代,手法真是甩开前辈十八条街,还能压住曲线铺开。如果不是玩太过,弄得各大影院自曝,还真发现不了。

  院线坐不住是一定的。

  根据电影票房公布的数据显示,武汉万达影院一共退票 4342 张,东莞万达影院退票达 2800 张。全国范围内仅万达的退票就突破 9 万张,以单张票价 30 元计算,万达影院遭遇退票的金额超过 270 万。

  实际上,此前片方或者发行方提前与影院协商锁座,借此“购买”上座率和排片基本是业内宣发的基本动作,起码影院可以真金白银的落袋为安。但这次影院方面反应剧烈,实在是造假方“不按套路出牌”。

  造假方大量通过网络第三方平台购票,以虚假的数据让影院认为电影售票数据好而增加场次,最后大规模退票,而场次售出的同时,也有真实用户购买而无法取消。损失全部来到影院这端。

网传造假流程图

  虚假数据进场,让真实用户误以为“一票难求”而跟风购买,这一招确实有效,虎嗅观察昨晚的购票情况,发现王府井、西单几个商圈附近影院的晚间场几乎都被购买完毕。

  目前,各家院线都采取紧急措施,限制或是取消了退票功能。猫眼平台也在今天(4 月 29 日)凌晨发布声明回应“退票事件”。

经排查,猫眼平台疑似遭遇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 38 万张,涉及票房约 1300 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的 4.6%。而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 19.9 元等特惠票。

  而除去猫眼平台的假票之外,淘票票平台的退票也超过 2 万张。

  出现大规模刷票和退票,一般情况下嫌疑方有三个:

  1. 片方及利益相关方

  目前看,嫌疑较大的是片方。制片方可以拿到票房总额的 30%,如果投入 2000 万能把首日票房拉高至 3 亿,那当天的票房分账就可以拿到 9000 万左右。这样的投资回报率实在令人羡慕。

  2. 猫眼平台

  作为第三方售票平台和《后来的我们》的发行方,难免让人觉得“既当了裁判员,又当了运动员”。前期的退票集中在猫眼渠道,但统计过程中,淘票票平台也有超过 2 万张退票,如果猫眼监守自盗,未免做得太过明显。

  3. 粉丝锁场

  有流量明星参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曾经遭遇粉丝锁场,但具体到《后来的我们》,粉丝的作用应该微乎其微。

  一般情况下,粉丝会买一些上座率较低场次(午夜场、早间场)的边角座位来锁场,目的是通过小规模的购票,提前锚定场次,让影院无法取消,借此提高排片。粉丝的口号一直是“把好座位让给路人”。而显然,《后来的我们》票房造假策略与之完全相反——通过大规模的购票来让院线经理产生错觉,来提高排片。换句话说,背后的金主一定是有“大钱”的。

  除了蒙蔽影院,《后来的我们》也试图在豆瓣刷分,来把观众带进影院。

  根据壹娱观察的报道显示,水军团队以一条 1.5 元的价格给《后来的我们》刷好评,并且存在规模购买豆瓣大V好评的情况,并且统一要求在上映首日发布。

图片来自壹娱观察

  但这样的手段也是饮鸩止渴,截至发稿,《后来的我们》豆瓣评分已经从 7 骤降至 6.3。看过此片的观众对虎嗅表示:剧本配不上这个团队和演员。

  票房和口碑双造假的后果显而易见。一方面,院线经理不会再那么信任第三方售票平台提供的数据;另一方面,观众也不会再相信所谓的“口碑传播”。这将演变成一个没有赢家的局面。

  《后来的我们》告诉“我们”,前任并不是摇钱树,造假才是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tYet » 《后来的我们》学会了造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欢迎技术交流

我的简介联系我们
召唤伊斯特瓦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