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谷歌地图的愚人节活动“寻找沃尔多”,在内部是这样策划的

  编者按:愚人节早已过去,而大多数人都是乐上一乐。本文作者 Harry McCracken 在“Where’s Waldo? Inside Google Maps–And Here’s How He Got There”一文中揭开了谷歌地图准备愚人节活动的整个过程,无甚特别,只需用心。

  你一定听说过沃尔多了,这是十分当然的一件事。谷歌为愚人节策划了“沃尔多在哪里?他在谷歌地图里”的活动。

  毕竟,该公司通过将一个期望旅行的虚拟人物置入地图应用程序的尝试已经像公众开放,而 2015 年迷宫探险家吃豆人(Pac-Man)已经在谷歌的愚人节活动中出现过,两年后他的逍遥派妻子也出现过。就在 3 月 10 日,任天堂那个一直在冒险的马里奥将自己的卡丁车放到这个应用程序中标志着自己的假期。

  沃尔多,英国插画家马丁·汉德福德所创造的身穿条纹、头戴眼睛的环球旅行者,是最理所应当的人选。在愚人节的接下来几天中,他出现在电脑桌面、安卓和 iOS 版的地图上。

  沃尔多的朋友温达、伍夫、白胡子巫师也出现在长途跋涉的旅行中,还有他那幽灵般的死对头欧得劳。

  所有这些都是谷歌愚人节活动的一部分,这种传统可以追溯到 2000 年,当时谷歌出了一个叫 MentalPlex 的页面声称其搜索引擎可以读取人们的想法(在那时可能听起来并不毛骨悚然)。去年,谷歌愚人节活动至少涉及了 10 款不同产品,从谷歌云到谷歌图书,再到谷歌地图。很显然,这家公司在愚人这件事情上是认真的。无论是好是坏,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行动已经感染到了整个互联网。

  事实上,沃尔多能够准备着自己在谷歌地图上的首次登台演出是因为两位 23 岁的谷歌地图产品经理,马克思·格林沃尔德和什莱·纳塔雷。这两个人认为这一活动会很酷,并且能够发动足够资源让它快速发酵。尽管游戏本身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它只是一个“沃尔多在哪里”的游戏,里面镶嵌有不同层次和一些互动性。

  保持愚人精神

  沃尔多的游戏不是格林沃尔多和纳塔雷对于谷歌愚人节传统所贡献的第一份力;这应该能追溯到他们参与第一个谷歌项目—period。当时两人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并且第一年参加工作。但是他们都喜欢愚人节的搞怪行为,并且因为从 5 岁开始他们都参加这个活动因而不能想象没有它的生活。“随着我们慢慢长大,我们会观察谷歌在愚人节的表现,”格林沃尔多说道。“现在我们在这里工作,我们肯定会说‘太棒了,我们应该自己试一试’”。

  今年 1 月,这两位合作伙伴就开始与谷歌地图同事们在午餐时头脑风暴。最初一些想法包括预测蜗牛到达特定目的地所耗费的时间,并用摩根·费里曼的声音而不是标准声音给予说明。然而最终,他们一致认为任何破坏应用基础功能的东西都可能不受欢迎。谷歌过去的一些恶作剧给用户带来了糟糕体验,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觉得这种行为充满滑稽。此外,即使他们已经与摩根·弗里曼取得了联系(弗里曼在 2016 年为谷歌 Waze 应用提供上帝版的语调)但是将他的话转化成多种语言听起来很不切实际。

  当他们提到在谷歌地图中建立一个“沃尔多在哪里?”的游戏时,与其说这是恶作剧,不如说是一种温和的奇思妙想,他们知道自己抓住了些什么。任何想要使用这款应用导航的人都可以忽略掉这个游戏。而且从主题方面来讲,沃尔多在许多方面都与之契合。他在世界各地的景点中迷失的风格,这映照了地图应用的功能,他对几乎所有人都存在吸引力,并且是以一种视觉而不是语言方式呈现。“我们必须考虑到世界各地的使用者们”格林沃尔德说道。“那些在阿根廷说着西班牙语的祖母们,那些在俄罗斯讲着俄语的男孩们”。

  有关沃尔多的书以 31 种不同语言出版,印刷总量达 70 万本。他也曾经是电子游戏、电视卡通和连环漫画中的主角,并且是“给糖,要不捣乱”的最佳人选,还有 cosplay,他是一个穿上衣服就能立马被辨认出来的人。对于一个拥有 10 多亿用户的应用程序来说,普遍性至关重要。置入一款灵感来自于马男波杰克的游戏将不会成功。

  拿到可以将沃尔多放入谷歌地图的许可需要得到共同管理该所有权的两家公司的支持,烛芯出版社(从一开始就在英国出版汉德福德的图画书的沃克出版社的美国分支机构)和 NBC 环球(它因为收购梦工厂动画公司而获得版权所有权,而梦工厂是在收购经典传媒时拥有了从 Mr. Magoo 到 Lassie 这一系列众人熟悉的人物的版权所有权)。他们很热情,烛芯出版社连夜将汉德福德的作品打包给谷歌总部以帮助提供灵感,但是也保护着沃尔多和他的世界,并对诸如解释性文本的修辞等方面进行诸多挑剔。“你不是在‘定位’沃尔多,你是在‘寻找’沃尔多。”Thakore 解释道。“这样我们才能了解沃尔多到底是谁。”

  “我们确保了搜索和声音是原汁原味的”烛芯出版社的主要合作伙伴和许可证主管 Mary McCagg 说道,她在过去 12 年中负责沃尔多形象的对接事宜。

  沃尔多的国际知名度的确带来了一个复杂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他是沃尔多,沃尔多只是他在由小布朗出版社引进到美国时所起的一个名字。在英国和其他一些地方,他的名字一直是威利;在法国,他是查理;在印度,他是 Hetti;在克罗地亚,他是 Jura。就像在众多不同国家谷歌员工的帮助下完成了对游戏文本的标准翻译一样,谷歌地图必须根据烛芯出版社提供的总览表校对这个角色的名字。即使是彼此相距遥远的谷歌地图团队成员也无法在这个游戏主角的名字上达成一致:“澳大利亚那里坚持叫他威利” Thakore 说道。

  将沃尔多本土化涉及到大量翻译问题,要知道世界上许多人并不知道沃尔多就是他。

  格林沃尔德和纳塔雷的想法包括派遣沃尔多和他的同伴在谷歌地图上环游世界,并奖励给那些找到这些角色的人徽章。这些场景会基于已有的艺术作品进行再创作,而这两位谷歌同伴想要确保游戏在文化上与尽可能多的用户产生关联。他们同时需要将人物导入一个通过点击的不是太容易也不是太难的游戏中。

  一些有趣的可能性,比如卢浮宫、马里亚纳海沟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失去了选择的可能性。游戏中的场景包括澳大利亚的冲浪者天堂 Surfer,韩国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西班牙的番茄节举办地布尼奥尔,这里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番茄节,每个人都互相扔西红柿。

  我提到的只是其中几处。谷歌想要保持几分惊喜,并将复活节彩蛋当做奖励分享给热情玩家。这也是鼓励越来越多的人参与游戏的其中一个部分,它们对 “想玩个五秒钟然后继续赶路的随意用户,和真正想要参与进去的深度用户”同样开放。

  愚人节

  就像许多科技公司的愚人节噱头一样,谷歌地图的“沃尔多在哪里?”游戏在愚人节之前就在硅谷流行开来。谷歌定下了它的发布时间,这样沃尔多就会出现那些最早进入愚人节的时区。“你可以看到来自澳大利亚的新闻报道说‘谷歌的这个游戏真有趣’,而同时美国人还无法玩到这个游戏”,格林沃尔德说道。

  问问谷歌助手去哪里找沃尔多,你就能找到他。

  谷歌关心愚人节,尽管它无关任何人的日常工作或是最重要的任务。谷歌地图团队在大约六周内完成了沃尔多游戏的大部分繁重工作。“这是我们在空闲时间做的事”格林沃尔德强调。有一天,格林沃尔德发现自己深夜了还在处理这个游戏 iOS 版本问题,他没有选择回家而是躺到了办公室的一个吊舱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ItYet » 谷歌地图的愚人节活动“寻找沃尔多”,在内部是这样策划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欢迎技术交流

我的简介联系我们
召唤伊斯特瓦尔